尛尛尛尛敏

温暖三十题【盗墓】【CP:瓶邪】(2)

流水纸。0:

*梗与梗之间没有直接联系。所以说BE就BE。


*憋出的第二弹。


-


-


6、领带歪了


老子走路带风老子可是黑社会。吴邪咽了口口水。


说吧说吧勇敢地说出来吧闷油瓶子有啥好怕的说吧!


吴邪挺直了腰板,伸手拍了拍张起灵:“那个……小哥,领带不是这样系的……”


张起灵正在站在床边的大镜子前,和歪歪扭扭的领带作斗争,看着他一脸严肃,衣装却一团混乱的样子,吴邪还是憋不住笑出声。


张起灵听闻,忽然把领带扯了下来,朝吴邪走了过来。


“你你你……你干嘛!喂!”


张起灵一边用领带缚住吴邪的手,一边推倒他,用行动证明一切。




7、我忘了拿浴巾


由于第二天要下斗,铁三角三人便决定在附近一家旅馆过夜。胖子这人不安分啊,嚷嚷着要斗地主,三人合计了一下准备晚上7点在胖子房间报到。


“胖子!”吴邪敲了敲房门,“你在里面?”


“哦哟小天真你这么早来了胖爷爷准备洗澡呢。要不,你先坐会儿?”


吴邪心说这也成,便大咧咧地走进去,在床上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
见胖子进了浴室,吴邪便打开手机开始上网,忽然听见门开了。


张起灵站在门口,脸色凝重。


“小哥?”吴邪瞪大眼睛,“你怎么这就进来了?”


张起灵不说话,把扑克放到桌上,站在吴邪边上,注视对方。半晌才坐在吴邪旁边,说:“明天那个斗,很危险。”


“我知道啊。”


“你不该跟来的。”


“诶诶诶!”吴邪做了个STOP的手势,“少来这套啊,危险只许你来不许我跟啊还!张起灵我可告诉你啊,我为了你可是连我二叔那关我都过了,这家法可比挖人祖坟可怕得多了!你就别想把我甩了!”


张起灵听后,表情有点奇怪,漆黑的眼眸中流淌着不知名的波动,随即他叹了口气,伸手抱住吴邪。


“吴邪啊……”


“呯!”浴室的门忽然打开,胖子看着眼前的景象,呆立在原地。


“那啥……小哥……”发现张起灵一脸被打断好事的表情,胖子吓尿,“那啥小哥天真你俩口子继续哈,我就忘了拿浴巾,没事儿这浴室里还有备份的不是哈哈……啊哈哈……”


说完一头扎进浴室。


据说这天,胖子在浴室里呆了整整一夜,他也表示,再也不想和叫这两个人斗地主了。




8、早安吻


吴邪洗漱完走进屋内,看见张起灵还在沉睡。


黑丝如墨,长睫剑眉,鼻梁高挺,帅气的脸上却是眉峰微聚。


吴邪凑了过去,本想叫他起床的心思,忽得就淡弱了。


这个人,受了太多的苦,竟然连安稳的睡眠,都成了奢侈。


以后,绝对不想,再让他去面对苦难,也不愿,他再想起那些岁月的孤单。


吴邪感觉自己的心有些微微的绞痛,伸手便轻轻揉了揉那人的眉峰。随即俯下身子,在他的面颊,落下浅浅的一个轻吻,转身走了出去。


他不知道的是,在他合门的那瞬,张起灵睁了眼,眸中竟带上了温暖的笑意。


安静而崭新的早晨。




9、永不忘记的电话号码


张起灵回来那天,胖子接到一个电话。


张起灵似乎对胖子接的电话感到非常惊愕,虽然声音平稳,却比记忆里,多了一些波纹。


胖子亦惊讶,但闻得他即将归来,便独自上山带他回去。


一路上无言。


终究是,胖子忍不住:“小哥,这些年你……”


“吴邪呢?”顺着这台阶似的,张起灵打断他的话。


胖子没说话,开着车也不回头。


张起灵不耐烦:“我问你吴邪呢?”


“小哥你这不上路啊,胖爷那么大年纪还跑来接你,半句问候不说,光管着小天真了……”胖子忽然住了嘴,没再继续说。


“他在哪里?”张起灵的声音竟平和了下来,问出的问题,却还是关于吴邪的。


胖子想了想,终究是叹了口气。他偷偷从后视镜看了张起灵,对方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,眼中晃过浓郁的悲痛。


胖子欲言又止,终究还是没忍心将那个残酷的字眼说出口。


“你怎么知道小天真的手机号?”


“他曾让我记住。”


“你不怕他换了吗?”胖子的脑海中响起吴邪临走时说的话,那时,他估计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离去。


“这个是我的手机,说什么,也不要换号码,我答应过的。”


“他答应我不会换的。”张起灵淡淡地说,“但他也答应来接我的。”




10、不得已的大扫除


除夕的那天,吴邪照例准备大扫除。


和之前不同的是,今年有了张起灵。


吴邪把抱着被子赖床的张起灵拖起来扔进洗手间后,就翻出了打扫工具,看着张起灵一脸起床气地走过来,一把把扫帚抹布往他手里一塞:“你负责打扫卧室。”


张起灵难得地皱了眉:“为什么?”


吴邪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狡黠,回答:“因为……”他眼珠子转了转,“夫主外妻主内,所以你就负责卧室吧。”


张起灵听后,停顿了一下,忽然把吴邪推倒在沙发上。


“卧槽你干嘛!喂!大白天的……你……唔……”


“反驳。”张起灵抬头,一脸严肃地回答。

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尛尛尛尛敏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